<nav id="csoia"><xmp id="csoia">
  • <object id="csoia"><sup id="csoia"></sup></object>
  • 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& 注册

    恋嫂

    2019-02-10 10:58 作者:小河  | 9条评论 相关文章 | 我要投稿

    姜元快

    (一)

    我六岁那年的腊月二十九那天,父母误食黑鱼子中毒抢救无效而双亡。父母大去之后,撇下年仅十五岁的哥哥和我相依为命,艰?#24651;?a href="http://www.edjs.tw/suibi/shenghuo/" target="_blank">生活着。哥为了生计,不得不辍学拾荒来维持生存。日子虽然极度清苦,但有哥的关呵护,我感到我童年的日子不是暗无天日,而是有一丝黎明的曙光。没成想,一场车祸夺走了我唯一的一位亲人——哥无情地扔下可怜的我和过门不久的嫂子。

    嫂子姓郇,名秀玲。她生得好看,长了一双水灵灵的杏眼儿、细挑的柳叶眉、白里透红的瓜子?#36710;?#20799;,红唇皓齿,一笑一对小酒窝满溢甜意,谁见了谁便醉意朦胧。在我幼小的心灵中,嫂子如花似玉,永远是魅力的浓缩,是诱惑的磁场……

    嫂子是殷实人家的女儿,?#31508;?#23233;给我哥时,遭到家人的极力反对,甚至要和她断绝关系,可嫂子矢志不渝铁了心嫁了过来,她感恩我哥救了她一命,又看中了我哥憨厚老实,英俊帅气。

    记得哥婚前两年的一个冰封裹的傍晚,我哥拖着一车?#35780;?#21435;往旧货收购站的路上,远见一位姑娘为抄近?#21453;?#32467;冰的河面往家走,“咔嚓!”冰河碎裂了,猝不及防的姑娘瞬即沉没冰河里,我哥瞟见后,车子一扔,鞋子一甩,棉衣一脱一头扎进了冰河里,几经?#33080;?#28014;浮,又浮浮?#33080;粒?#21733;不知呛了多少口水,终于将姑娘救上了岸,自己却昏倒在岸边,手里揪着一把芦苇草,路人见了将尚未清醒的哥和神志?#31168;?#30340;姑娘一起送往了镇医院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edjs.tw )

    自从哥被送到镇医院后,那位落水姑娘寸步不离地守护着哥,无微不?#24651;?#29031;顾着哥。别离时,两人真是流泪眼观流泪眼,断肠人?#25237;?#32928;人,哥送姑娘一段路,姑娘又复送哥一段路,这样反反复复数次,但像没有不散的筵席一样?#31449;?#26159;要分别的。临了,姑娘塞给哥一个纸条儿,纸条上?#20174;小?#21482;要您不嫌弃,我终身非您不嫁”的字样。

    (二)

    我哥谢世后,嫂子没少挨娘家的奚落,说我哥是穷鬼,说我家是丧门的坟墓,逼嫂子快改嫁,嫂子说她不是不可以改嫁,关键是她改嫁必须带着我永远陪嫁。

    嫂子品貌兼优,相中她的人多得很,只是因我是她的累赘而告吹。

    嫂子在一家鲜鱼冷冻厂上班,每月收入仅一百元钱,为了多挣点钱供我读书,嫂子?#35780;?#22320;同男工一样加班冰鱼,日子久了,嫂子的手冻烂了,流着脓血水儿,她怕我见了伤心难受,回家总是戴着手套儿,其实我早已看透了她戴手套的秘密。

    有一夜嫂子突然在睡里呓语:我的手冻破了,疼死我了……我被惊醒后,小心翼翼地掀开她的被子,轻?#37027;?#22320;脱掉了她的手套,那血淋淋的血水骇得我心惊肉跳。我“啊”地差点儿没缓过气儿,不知为什么,我的心酸酸的,疼痛难忍,泪水潸然双落,我头脑炸了,心儿碎了,我痴痴地凝视着嫂子的?#36710;?#20799;、嘴唇,我同情嫂子,怜悯嫂子,更爱嫂子。嫂子您为了我,吃尽了苦,受尽了累,不露山水地忍受着疼痛。

    (三)

    我读初中每月的食宿费、书笔费至少需八十元。每逢月初,嫂子就早早给我准备一百元。嫂子说:你是咱穷人?#21494;?#20107;的孩子,不会?#19968;?#38065;,更不会挥金如土,再说咱也没有钱挥金如土……但?#27809;?#30340;时候不能省!你正长身体,每顿要多买点饭,别让肚子受委屈。每每听到嫂子这番常常喋喋不休,我便?#39318;?a href="http://jianqiang.sanwen8.cn/" target="_blank">坚强地点头,红着眼眶强忍着泪水在眼里打转。

    暑假前的一个星期,我拿着报考中专的表儿回家填写,嫂子发现后,怒不可遏地对我大发雷霆:你以为你翅膀硬了是不是?考试升学不用征求一下?#20381;?#20154;的意见是不是?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嫂子吗?!说着她将表儿撕得粉碎,向窗外一扔,随着一阵袭来的风翩舞着飞得纷纷扬扬。我好久好久才醒过神哭着对嫂子说:嫂子,我报考中专,可以早一点出来工作,省得再花许多钱读高中。如果要上大学,我不忍心让嫂子您为了让我能交得起学费,从肚子里抠,从牙缝里省……我边唠叨,边放声大哭。

    嫂子是个多愁善感又多情多义的女人,她一把把我拉进怀中,嚎啕大哭,继而便泣不成声了。过了好久,她用衣袖猛擦一把泪水,说?#21621;?#24351;弟?#38470;?#25105;这爆竹脾气,撕掉报名表是我一时冲动的过激行为,实在不应该,望你能理解。我想,你脑袋灵,聪明过人,是升大学的料儿,考中专太窝才了……自此后,我不得不抛弃考中专以减轻家中负担的想法,按照嫂子的意愿最终以全市中考总分第一的成绩考取了市重点高中。

    市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发到我手上的那天晚上,嫂子包了饺子,买了两瓶饮料和我碰了杯说:祝贺弟弟考取了咱市的重点高中班,并预祝你在重点班更上一层楼……嫂子喜上眉梢,乐欢了容颜,洋溢出粉红的笑儿,真是光彩夺人。

    我凝视着嫂子,回味嫂子那激励我的话语,倍感嫂子对我的关怀备至,她太钟爱我了。她哪知道,我心灵深处对嫂子更是有无穷的眷恋。

    (四)

    我读上了重点高中,离家足有一百五十里路,除却寒假、暑假、国庆节以外平素绝少回家,一来是?#25105;?#36127;担重,二来是路费贵,少回家一趟,既能挤出时间学习,提高学习成绩,又能为嫂子节约出十元钱的车票费。可我不回家,嫂子?#25302;?#28909;锅上的蚂蚁,到处打听我在学校里?#37027;?#20917;,她动?#27426;?#23601;写信嘱咐我要吃好、睡好、注意休息,不要用脑过度……

    ?#30475;?#30475;完信,我都发?#20013;?#31546;上的字洇湿泡涨得有些模糊。我心里明白,这信文是嫂子滴着泪水写出来的,那泪水泡涨的字蕴含着多少哀伤痛苦,我是难以想象出来的。不过,每一个泡涨的字都是对我的爱的结晶的象征。

    后,海城的天气变得凌厉干冷,气?#38470;?#33267;零下三十度,我住宿的学生?#22874;?#20687;个冰窖子,冷得我瑟瑟发抖,夜里难以入眠,辗转反侧,渴盼着天明,天明后我便可以到伙房火炉旁暖和暖和。

    天刚放亮,我就步出?#22874;幔?#26406;胧中见一位围着围巾的人朝我扑来,没待我醒过神儿 ,她双手将我揽进怀里,抱得紧紧的,紧紧的,我似觉一股暖流倏地涌遍了周身,这女人不是别人而真真?#26143;?#26159;我的嫂子。

    许久后,她动感动情地说:弟弟,昨天特大寒流袭来后,我想,你嫂子我对不住你,没有给?#24794;?#36275;棉衣……说着她泪流双眼。将她身边的包袱解开,将?#24863;?#30340;厚厚的一件羽绒服塞给了我,继而又从衣兜里掏出三百元钱给我,叮嘱我买个暖水袋,再买个毛线头套,唠唠叨叨地重复:别寒着,别寒着。说完,她扭头就跑,她说,厂里的送货返程车就在前边路口?#20154;?#21602;,如果晚去五分钟可能就误车了。

    望着嫂子急匆匆而去的背影,我两行泪水夺眶而奔。我在想,真?#25250;?#23234;比母啊,母亲焉能比得上我嫂子啊!小弟我爱您,爱您天长地久。

    (五)

    寒假到了,别的同学?#35745;?#19981;及待地收拾行李踏上回家的旅程,而独我例外,我利用年前三天假期时间给校驻地小学生辅导学习英语,一天赚十元,三天共赚三十元。我用赚来?#37027;?#20080;了一?#26447;?#25163;的油和一小瓶雪花膏,我心疼嫂子那双为我操劳的手和饱经风霜的?#22330;?/p>

    腊月二十九日傍晚,我匆匆忙忙赶回家,我将油手油、雪花膏揣在兜里,把辅导英语赚来?#37027;?#35013;在薄膜袋里后放到嫂子的匣子里,静等嫂子的归来,准?#29238;?#22905;个惊喜。

    没料想,我等到?#31456;?#27809;见嫂子的影子,等到半夜还未闻到嫂子的消息。我急了,心急如焚地东邻西舍打听,邻居说,听?#30340;?#23234;子前天去医院了,昨天一整天门上挂着锁。

    我想,嫂子从来不住医院,素常里她从不打针吃药,即使重感冒发高烧也不曾送一分钱给医院。如果说嫂子真的去了医院,那说明嫂子患上了重症,要不,她不轻易踏进医院的门槛儿。

    凌晨半点多钟,鹅毛大雪纷纷扬扬地飘落,近处远处茫茫一片白朦朦,去往医院的路上独我一人前?#23567;?#25105;的心忐忑不安地狂跳,心想:好人一生平安,嫂子这样?#31361;?#20161;?#21462;⒚烂?#21892;良的人,一定不会患绝症,不仅菩萨会保佑她,老天爷也必定会保佑她。

    到了医院大门口,我?#34987;?#28779;与门?#26469;?#20102;招呼,咨询有关住院的程序。门卫刘大哥是我初中同窗同桌刘翔的大哥,他曾和我见过我三次面,算?#25250;鲜?#20154;了。他跑里跑外带我打听嫂子的下落。在三号病房里我见到了嫂子。她在昏睡中,护士告诉我:你嫂子没大病,是因为她输血超?#20142;?#23548;致昏厥,没有生命危险,她贫血,而不能输血卖……听罢护士的话,我“哇”地一声哭出了声。护士见我痛哭流涕的表现,便?#39318;?#20102;话语。

    我的泪水打湿了嫂子的被角,打湿了嫂子的额头,我用手绢轻轻擦拭着嫂子的眼角,手绢湿漉漉的,满浸着嫂子的眼泪。嫂子醒过来了,我双手紧紧握着嫂子的双手,她双泪洗面,我也双泪泉涌,我和嫂子彼?#25628;?#35328;不语。我和护士的对话也许嫂子早已心知肚明了,只不过她难能启齿罢了。

    ?#26263;?#24351;……你回来?#30149;?#23234;子努力地张开嘴,结结巴巴地寒暄着。

    嫂子的苏醒,给我带来了欣?#20426;?#20914;动和兴奋。我的嫂子她没有病,她输血卖血是我给逼出来的,她听说我营养?#29616;?#36319;不上,担心拖垮了身体,得多吃点有营养的。故此,她选择了“卖血强体”的方案

    嫂子啊,您可晓得“卖血强体”方案的落实对您来说有多大的危险啊,是?#38405;?#30340;生命为代价啊!

    我紧紧地攥着嫂子的手,看到那双满是冻疮的粗糙的手,我心里不禁一痛!?#19997;蹋?#25105;急忙从兜里里取出油手油和雪花膏给嫂子,说:这是我假期做家教挣?#37027;?#20080;了这点心意给嫂子,请嫂子收下……

    嫂子接过油手油和雪花膏,突然泪夺双眶,她将油手油挤了一点儿涂在开裂的虎口上,而将雪花膏原封?#27426;?#22320;退给我说?#27827;?#25163;油实用好,而雪花膏是奢侈品,我用不上……以后不要买这种东西浪费钱了,你自己在学校里手头有点钱买点东西给自己吃吧……

    是啊,嫂子过门儿这么多年从未见她搽过雪花膏和胭脂官粉等,她那天然的美,的确用不着粉饰啊!十度过去了,风风雨剥蚀了嫂子的俊秀和丰满,她衰老了许多,瘦削了许多,岁月在她?#25104;?#21051;出了艰?#24651;?#32441;痕。在我看来,尽管如此,但她仍然是美的缩?#21834;?#19981;单单是形象,更重要的是心灵。

    拂晓,嫂子基本恢复了健?#25285;?#25105;陪伴着嫂子回到?#20381;鎩<依?#20919;冰冰的,空寂寂的,嫂子生起了灶膛火,火苗一闪一?#24651;模?#38149;里的?#20154;?#28176;渐沸腾起来了,屋内?#19981;?#32531;温暖起来了,嫂子脸也由苍白渐渐泛起了红润,眼神?#27493;?#28176;水灵起来了。?#19997;蹋?#25105;真想吻嫂子一吻,嫂子您太太真善美了,真善美得让弟弟我肃然起敬、顶礼膜拜。

    不晓得为什么?也许是感动加冲动,也许我良心上发现我对不住嫂子,禁不住我大声嚷起来:“嫂子,重点高中我?#27426;?#20102;,重点高中费用太高,咱?#39029;?#25285;不起,啊!”嫂子闻听,?#25104;?#26228;转多云,继而阴?#33080;恋模?#21452;眼直直地盯着我,怒气扫得我不寒而栗。

    我求饶似地说:“嫂子,我索性不再读书了,现在文凭也不那么重要,很多公?#23613;?#24037;厂、招聘人才对学历没有什么要求……”

    ?#29677;兀 被?#27809;待我把话说完,嫂子一巴掌打过来:?#23433;欢?#20063;得读,难?#32769;?#20320;哥一样去捡?#35780;?#21527;?!……”嫂子朝我怒吼,气喘吁吁。嫂子一?#31508;?#19968;位温婉善良的女人,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发火动怒,并且怒不可遏。

    (六)

    以后的日子,我?#33618;?#27785;下心,遵循嫂子的嘱咐,苦读寒窗了。在苦?#24651;?#38388;?#21486;?#25105;尝试着以嫂子对我的举止行为为题材试写题为?#20923;?#24651;嫂子》的长篇小说。历时三年高中课余时间,写成一部言情小说。我如获至宝,每每闲暇时间,我就看看?#27597;模母?#30475;看。每看一遍,每改一遍,都是我分享与嫂子难舍难离的快乐。看着改着,我突然想起还有一个故事情节没有?#21767;?#23567;?#30340;冢?#36825;可是我难以忘怀的“遗珠”啊……

    那是我十一岁重感冒那年,我茶饭不思,滴水不进,高烧四十度,嫂子抱紧我,大泪滂沱,她额?#21453;?#25720;着我的额头,呜呜地哭着说:“求求菩萨您保佑,别让俺小弟的命有什么闪失……”

    夜里,我躺进嫂子的暖怀里,肉贴着肉,我分享着比母爱还母爱的关爱,我虽在重病中,但那感觉比没有病还要好得多,比新婚蜜月?#22993;?#26376;,甚至?#35753;?#26376;好上千倍万倍甚至亿倍。这种感觉难道能是十一岁幼学学子的感觉吗?

    ?#19968;?#30097;我是不是是早熟和特异……

    (七)

    高三只差半年就要冲刺高考了,我想嫂子想得揪心撕?#21361;?#19968;个月一封信地往家?#27169;?#20294;嫂子始终无回音,为什么呢?为什么呢?我想,一定是嫂子看了我的信封封都?#25250;?#29983;长?#23613;?#38500;了想还是想,除了念还是念,无须浪费笔墨,浪费时间,浪费邮票,浪费莫须有的感情使然。

    嫂子越是不回信,我的相思症越是?#29616;兀?#35273;不思眠,茶不?#23478;?#32784;不了了,腊月的一个星期日我乘车回到了家。

    我打开锁,迈进屋里,眼前一幕令我吃惊:一大摊荠菜,共有百斤,嫩鲜鲜绿莹莹的,抓一把嗅一嗅、嚼一嚼,还真有别样鲜美的味道呢!我痴痴地静静地凝视着荠菜,想着嫂子挖荠菜的艰辛,挖荠菜的缘由……禁不住泪水决堤似地涌出双眼。

    “吱扭——?#20445;?#38376;开了。嫂子扑进来,不是带着温暖,而是带着一股冷气扑进来。她头?#19979;?#26159;雪花,身上?#26087;?#20102;一层白。我忙起身,扑打着嫂子头上的雪花,紧紧抓住嫂子的双手,让我身上的热暖化暖化嫂子的手和心。嫂子怔住了,问我:你有啥事?没到寒假就提前赶回来啦?我支吾着说:我最近做了个梦,有个野汉子欺辱您,我放心不下,特回家看看您。嫂子闻罢,哈哈地大笑,笑得前合后仰。我抑不住冲动,双手合抱,将嫂子紧紧地搂进怀里——过电似的,嫂子似乎感到我有点儿出格,似挣脱又似乎不挣脱地?#36828;?#20102;一下,我抱得更紧了。这时嫂子突然用力挣脱了我,说:弟弟,你这是干?#21486;?/p>

    顿刻,一种忏悔?#37027;?#32490;?#21487;?#20102;我心头。是我越轨了吗?嫂嫂您会怪罪我吗?嫂子的眼圈儿红了,泪水汪汪,然而她没有怪罪我。

    吃过晚饭,嫂子为我烧暖了土炕,铺好了被子,劝我早点休息,别误了明晨去市城的第一班车。

    我躺下后,嫂子在?#27827;?#28783;下摘荠菜死叶儿,她垂着头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一脸疲惫,额头上偶尔可见有几条白了的长发,她的手满是血口子,那是她挖荠菜?#27426;?#35010;的。我看着看着忍不住“哇”地一声哭了。

    ?#26263;?#24351;,你又做噩梦了吗?别害怕,快睡吧。”嫂嫂惊奇地?#23454;饋?/p>

    我咋能睡呢?嫂子您为我?#20923;?#30340;太多太多了。我万没想到,嫂子对左邻右舍说,?#36710;?#26410;成才未工作,俺永远也不嫁人……

    我想,嫂子为我最后半个学期的食宿费、学杂费、报考费、体检费,她夜里加班冻鱼,白天冒着酷寒挖荠菜,她那双手哪像是三十岁女人的手,那双茧花叠茧花的手简?#31508;?#20004;把?#34180;?/p>

    (八)

    时光荏苒,转眼只差一个周?#36879;?#32771;了,为做好高考准备,我特意请假回家,将嫂子为我准备的一切都收拾好,尤其要听听嫂子的嘱?#26657;?#23234;子边纳鞋垫边絮叨着:入场身份证、准考证、用具……带好,答卷别慌张,答完卷要审好,卷上千万别漏写你的?#24049;?#21644;名字,我相信弟弟会细之又细,高考不会出现意外,祝你高考成功!

    我边听边靠近嫂子,看着嫂子额上的深深的皱纹,不禁心一酸,说:嫂子你白天在厂里干,晚上在?#20381;?#24178;,你瘦了许多,都是我拖累得你日?#22993;β担?#25105;真对不住您,嫂子。嫂子好像没听见似的,一个劲儿地为我纳鞋垫儿。鞋垫上“?#26263;?#30331;科?#24444;母?#21513;利的大字映入我的眼?#20445;?#25105;感激不尽,这是嫂子的祈愿,也是我的?#38750;螅?#25105;一定会实现。

    嫂子抬起头望了我一眼,我发现她额头上的皱纹一褶一褶的,失去光泽的黑发间散?#20923;?#19981;少银丝,煞是刺眼,多像是一把把尖刀插上了我的心。

    想起嫂子刚嫁给我哥的时候,是那么年轻,那么水灵,白嫩透红的?#25104;险?#28385;了笑,花一样?#37027;?#32654;。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着,双眼水汪汪地含情脉脉,?#25302;?#30005;视屏幕的模特儿,更像荧幕上的明星。

    时钟敲了十二下,我扣在木桌上,拼命地攻读。我告诫自己,一定不要?#20960;?#23234;子“?#26263;?#30331;科”的祈求,即使不为自己,也要为嫂子争一口气——?#26263;?#30331;科。

    (九)

    功夫不?#27827;?#24515;人,我的苦学终于得到了回报。我以全市理科状元的成绩考入京都一所名牌大学,收到录取通知书那日,从来不买不放鞭炮的嫂子,竟买了两大串鞭炮,用两根竹?#36879;?#25361;一串,她用香火点?#35745;?#38829;炮,鞭炮声噼里啪啦地作响,引来了不少乡邻,大?#21494;?#25105;的高考成绩都?#25991;?#30456;看,啧啧赞叹不休。

    那天,我嫂子的家人娘还有她弟弟也来了,站在人群中。嫂子看见他们,走了过去,她扑在母亲的肩上,失声痛哭,像是自?#27827;?#28385;肚子的冤吐不出来,又像是有满?#29916;?#28108;了出来。

    晚上,我们共五人围坐饭桌上吃饭。她弟弟拍拍我的肩膀说:?#31995;?#20320;真棒,你能考取京都的百年名校,真不简单啊!我只是摇摇头,不肯作答。

    我挨个敬了嫂子家人一人一杯酒,真诚地感谢他们给了我一个好嫂子。最后我敬的是嫂子,我说:是我嫂子用心血和生命供养我学有所成,功绩的百分之八十是嫂子的……说着我跪下对嫂子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  我的举动惊呆了大家。

    嫂子赶忙说:弟弟,过奖的话嫂子我担当不起,弟弟见外了……

    我凝望着嫂子面对众人?#20923;?#32670;赧的那张笑脸,?#25104;?#32454;细的皱纹穿越了时空,细数了这些年我们的艰辛生活。我的眼前渐渐模糊……

    (十)

    大学里的生活和学习同高中时有天壤之别,我每年学习成绩优异,获得最?#21587;?#23398;金,节假日?#19968;?#20570;家教挣钱,故一切费?#27809;?#26412;能自足。可是嫂子依然每个月?#37027;?#32473;我,尽管我在回信中拒绝,可她似乎视而不见,充耳不闻,源源?#27426;?#22320;?#37027;?#26469;,我深知这是嫂子的血汗钱啊。

    我入学以来,嫂子寄来的每一笔款我都详详细细地记在账?#26087;稀?#22823;学毕?#30331;?#19968;天,我打开账本一笔一笔过目着款项,倏地大脑震荡了一下,惆怅袭上了心头。我恨起自己来了。嫂子给予我的,岂只是一本小账本可以容纳得了的?我狠狠地左右开弓扇了自己两个耳光子,将记账本撕得粉碎。我默默地想:我大本毕业也二十三岁了,也到了结婚的年龄了。我爱着、恋着、梦寐以求的人能否同意与我结婚呢?我白日思、夜里想,无时无刻不在寻求答?#28014;?#25105;想的人是谁呢?我毫不掩饰地讲,是我那位可亲可敬的可爱的如?#21621;?#26580;柔的嫂子。

    大学毕业后,我被天都祥安集团聘为对外联络部部长。我将此消息电告嫂子时,她激动不已,在电话里哽咽着说:“你终于成功了!终于成功了。嫂子我不再为你担心了。你哥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……”

    我不知是激动、感动,还是冲动,脱口冒出一句:“嫂子,等我?#32454;?#19968;年以后,安顿好了工作,我要回家娶您,和您百年好合。”嫂子听完,愣了一下,在电话那边呵呵笑出了声:?#26263;?#24351;,你说啥傻?#25226;劍?#20320;脑袋里进水了是不是?#20426;?/p>

    嫂子将电话?#21494;希?#25105;急不可耐地又拨通了电话:“嫂子,我不是跟您开玩笑,如果您不嫁我,我就终生不娶……您听见了吗?嫂子!”嫂子那边杳无声息——电话又被她?#21494;?#20102;。

    (十一)

    我?#32454;?#23601;职一年后,高高兴兴地回家了,嫂子依旧忙碌着炒菜烫洒,盛情款待我。我一进门,见嫂子围着?#24863;?#30340;围裙端酒?#30636;耍?#22905;刚把?#25735;?#25918;在桌上,局促地望着我,?#25104;?#31881;红的笑逗人迷人,那水灵灵的眼神更是醉人,我妄情地将嫂子揽进怀里,将嘴唇紧扣在嫂子的嘴唇上,我?#38498;?#20102;。

    嫂子不情愿任我发作,半是反抗,半是顺从,以至像一只绵软的羊儿?#21040;?#20102;我的怀中,大概五分钟过后,她似乎被蜂儿蛰了似地身子一缩,双手猛?#30130;?#23558;我推出门外:“真不讲究,太放纵,太放荡了!”嫂子顿然火冒三丈,怒气冲冲地声讨着我。

    “嫂子,请息怒,请您原谅小弟的鲁莽和不该冲动的冲动……话又说回来了,您为我?#20923;?#30340;心血,?#20923;?#30340;爱、?#20923;?#30340;一?#20889;?#20215;,我只有娶了您才能偿还,要不,我今生今世,即?#39038;?#20102;也不能瞑目呀!”我哭着近似哀求地雕塑在门外。

    过了许久,嫂子的表情由冰点快速过渡上鼎沸一百度程度。她说:?#26263;?#24351;,我没有?#30690;?#23233;给你,你也不能违心地娶我,?#24794;暇?#26159;风华正茂的帅男,你嫂我已是三十多岁的婆娘了,嫂子我不会因个人快活而丧尽良心荒废你的青春年华……”嫂子边说边泪水涟?#23433;欢稀?/p>

    听罢嫂子的一席话,我感到嫂子不是铁板一块地不愿嫁给我,而是她不忍心占有我,更不忍心鸡落凤?#30149;?/p>

    “扑腾”一声,我双膝跪地,放声哭泣,我边抹泪边嚷着:“嫂子呀嫂子,小弟求您了,求您嫁给我,请您答应我好吗?如果您不答应我,明天,甚至永远也见不到我了……您让我在地球上消逝,还是让我陪伴着您共枕同梦……”我的泪水?#25302;?#27946;水决堤泛?#27169;?#27769;涌狂奔。

    此时,屋内屋外静?#37027;?#30340;,只有墙上自鸣钟有节奏地?#26410;鸕未?#20316;响,嫂子如梦初醒地走近我,双手轻轻抚摸了下我的额头,捋了捋我的头发,然后躬身双手将我扶起,抱紧我,给了我一个粉红色的甜笑……

    (作者:姜元快,系中国共产?#36710;?#21592;,中国作协山东分会会员、中国民族艺术家协会副秘书长、中国国宝书画研究?#21644;?#28023;分院常务副院长)

    首发散文网:

    恋嫂的评论 (共 9 条)

   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
    十一选五8号开奖 贵州11选5图片 中彩网开奖信息 香港六彩公式算特码 重庆时时彩三星彩经网 澳洲幸运10是不是真的吗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号 老快3杀号 管家婆新论坛手机站 周日足球竟彩开奖结果 竞猜足球指数 极速11选5开奖记录 3d和值 福建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江苏快三和值值推荐 中国福彩网积分奖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