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csoia"><xmp id="csoia">
  • <object id="csoia"><sup id="csoia"></sup></object>
  • 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& 注册

    《春秋恋》第二十二章

    2019-03-25 16:50 作者:王之之  | 7条评论 相关文章 | 我要投稿

    一九五二年元月二十日,上午八点钟,我们娘仨正在玩扑克,一位护士走进来说:“梅同志听电话!”

    雪梅走进办公室拿起话筒:“您贵姓?”

    话筒里说:“我是老钱,你是雪梅吗?”

    雪梅回答说:“是呀,有什么事情说吧?”

    “请问,你的身体康复了吗?”

    “谢谢首长的关心,回?#26149;?#22909;,身体比过去还好!”( 文章阅读网:www.edjs.tw )

    “老院长夸下海口,一定治好你的病,看来,真有起死回生的本领。”

    “是呀,他老人家确有超群的技能。”

    “雪梅同志,你不要忘记元月二十六号上午八点干什么。”

    “弟弟和我说过了,不会忘记。”

    “请你向老院长传达我的?#38470;?#35758;,送金匾要和结婚仪式分开,开一个隆重的大会,除了我和院长讲话外,物色一些有关代表也在会上介绍老院长?#25343;?#25163;回,记住吗?”

    “记住了,按您的只是完成传达任务。”

    “好吧,祝你身体健康!”

    “祝您工作顺利!”

    雪梅立即将钱局长的电话?#38470;?#35758;告诉老院长,而老院长也及时和几位院领导碰头后又召开院务会议,使每个医护人员在思想上做好准备工作。

    我和妈妈在房里猜了很久,到底是谁打来电话呢?是否是哥哥问候妹妹的病情恢复情况,但是,哥哥大打电话必然?#26032;?#22920;去接,他不可能知道雪梅的身体恢复那样快。最后猜到钱局长身上,但他为什么不难老院长打电话呢?我们推敲的结果是?#21495;?#32769;院长骗他,如果雪梅能亲自接电话,证明她的身体已经恢复。

    雪梅回?#26149;螅?#23601;把钱局长打电话的情况说开,说明我们的判断是正?#36820;模?#20294;没预料到他提出新的建议。

    二十二日下午三点多钟,我们娘仨和老院长在门口闲聊,见四人抬一口棺材,后边跟着披麻载的几个人哭哭啼啼,抬棺材的人走后,留下滴滴鲜红血的痕迹。老院长忙问后边载孝的人:?#20843;?#30340;什么人,怎样死的?”

    一个男人说:?#20843;?#30340;是我妻子,由于难产而憋死的!”

    老院长提醒说:“你的妻子没有死,赶快叫抬棺材的人向后转,我要开?#20934;?#39564;。”

    那位男人说:?#20843;?#20154;还能复活吗?”

    老院长着急地说:?#21543;?#35828;废话,救人要紧!”

    棺材抬进医院后,老院长组织医护人员进行抢救,一声起死回生的抢救工作开始了。

    医院工作人员在死者亲人面前开棺覆诊,尔后抬进手术后,老院长再次复查。

    成百上千的看热闹的人拥到医?#22909;?#21475;的周围,吵吵嚷嚷,议论纷?#20303;?#20154;多事非多,各有各的观点 ,各有各的看法。有人说:“有位老院长,不知?#28982;?#20102;多少人!”

    有人反斥说:“?#19968;?#20102;六十多岁,从未听说死人能够复活,还不知他们从死人身上要什么东西,过去日本人也在死尸上做过文章。”

    有人则不同意这咱看法:“不能拿日本人和咱们解放军相比,人民的军队总是为人民着想,就是治不好也尽到救?#35828;模?#19981;能无根无据的乱指责人家。”

    也有人自以为是的说:”解放军是人民的军队不假,但做的这种事缺德,人死了还要做手术,最后还不叫人家捞个全尸,你们听说过那个朝代的郎中,大夫能把死人?#28982;睿?a href="http://www.edjs.tw/novel/" target="_blank">小说里倒?#22995;?#26679;的事,那都是书呆子闭门造车,谁相信那些鬼话?”

    还有人?#27835;?#37325;态度:?#20843;?#20063;不能把?#20843;?#27515;,过去的事不能用现在的眼光比较,现在的医学发展很快,过去不能治好的病,现在能治疗,过去中医常说地‘七十二痨’定为不医之症,现在能够治好。再说那位老院长,长期和死人打交道,如果没有起死回生把握,随便开?#20934;?#39564;,最后不了了之,难道齿不怕军队在人民中的影响吗??#27604;?#20247;不同观点的公开议论,很快传到老院长的耳朵,他老人家仍然平心静气地观察、覆诊,不停地用两个手指摁住胃和心脏之间的凸出部分,最后使出细而长的银针,对准了鼓起部位扎下去,而又迅速地将针提起。只听产妇哎哟一声,深深喘一口气,产妇的阳水接着流出。老院长继续在她的腹部轻推,不到半个时晨,就听哇的一声哭叫,一个?#30528;中?#23376;降生。婴儿爸看着安?#35805;?#24665;的妻子,悲喜交加,抓住老院长的双手不放:“您老人家真是个神医,我们父子两代人不会忘记您?#25343;?#25163;回春,把已经死亡的人?#28982;睿 ?/p>

    老院长说:“人民的军医为了人民谋利益,是我们应尽的义务。”

    医护人员把母子俩送进妇产科病房,继续治疗,以防病情转化。

    看热闹的人听见振奋人心的消息后,谁也不想,要求神?#20581;?#32769;院长说说怎样把死人?#28982;?#21448;保住了婴儿的。

    老院长也是为了解除部分?#35828;模?#23601;站在门口的椅子上,对看热闹的千百个群众说:“乡亲们!我不是神医,只是对常见的病有点经验。所谓起死回生,并没什么秘密。当我看见抬棺材的人走过,发现从棺材里流出淡红色的血滴,就知道棺材里的人没有死。后又问死者的亲人,就知道病因的八九,?#23548;什?#22919;是假死,原因是胎儿抓住母亲心脏的有机部分,我对准胎儿的手扎一针,小?#19968;?#25165;松开手,谁要不,可以到医院看看婴儿的手是否有痕迹?这样,产妇就复活了,婴儿自然生下来了。”

    人,起来越多,几千人都拥到医院周围,听院长这么一说,谁都想进医院看看。但是医院容纳不了这么多人,请大家先出一百名代表排队进去。

    代表们出来对大家一说这种离奇事后,心有余悸的人心服口服了,都在惊叹?#26412;?#20986;了神?#20581;?#19968;位年过花甲的人赞扬说:“我经历了光绪、宣统、民国、中华人民共和国四个朝代,没有一个朝代有共产党人民政府的这样好的军队,更过把死人?#28982;?#30340;大夫,真是人民军队为人民哪!”

    这个特号新闻不到两天时间传遍?#26412;?#22478;,人嘴两张皮,说的听,听的传,把事迹传得奇而又奇,说什么解放军有个神医,神针一插,死人复生,手指一摁,婴儿出生,?#36824;?#20160;么病,都是手到病除。。。。。。

    雪梅,妈妈和我,通过这次轰动全城的事件,深深体会到老同志在很多方面值得年轻?#25628;?#20064;。这时雪梅心血来?#20445;?#38382;我娘俩:“咱们现在要着手做金字匾哪?”

    妈妈说:“是呀,我也算计了,要买五尺红尼子?#36857;?#40644;尼子要一尺,黄边、黄字、红底?#25169;耄?#20320;俩明天要完成这个任务。”

    雪梅说:“剪绣什么字好呢?”

    妈妈说:“让晓讲先?#32842;?#21543;。”

    我想了一会说:“上边横排小字: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医院院长吴国兴同志并精神病科医护人员;中间四个大字?#22909;?#25163;回春。下款横排小字:前边是妈妈徐坚侦,接着是李学梅、尤晓讲敬赠。”

    雪梅冲着妈妈说:“我看这样安排可以,不过,弟弟?#25343;?#23383;要放在我前边。”

    我抢着说:“姐姐?#25343;钟Ω梅?#22312;弟弟前边。”

    妈妈说:“不要争了,按照雪梅的意见吧。”

    我?#20107;?#22920;:“明天早餐后我和姐姐去办这件事?”

    雪梅向我挤挤眼说:“我们明天逛大街,妈妈想吃啥东西,我和你女婿捎来?”

    妈妈想想说:“天的柿子好吃,买几斤吧。”

    “坚决完成任务!”雪梅很有兴趣地说。

    大雪下了一才停下来,人们迎着刺骨的北风在自己的房前屋后扫雪。早饭后,我俩走在大街上,看见清洁工人正忙着运送积雪。我们买了布送往成衣店加工,议定时间是本月十五上午十点前去取。

    大街上很热闹,到处都是鞭炮声和小?#36710;?#30340;叫?#21543;?#36830;成一片。什么“豆腐脑、煎饼卷大果子、小枣切糕、冰糖葫芦.......”的?#26032;?#22768;。还有卖艺的、耍猴的、买糖?#35828;?#20197;及各种色彩的?#20581;?#32482;花朵。?#36824;?#26159;大商店、小杂货铺、大饭店、小?#36710;輳?#36824;是摆地摊的,都坐满了人。街道上走动的人,篮子里、筐里?#30333;怕?#26469;的年货,有的男人手里拿着、抱着各?#27835;?#21697;,人人为过着年而奔忙。

    我和雪梅,买了三斤柿子、二斤栗子、二斤糖、一斤花生仁、半斤瓜子、一瓶老白干和二十个鸡蛋。

    我问雪梅:“还买什么?”

    雪梅说:“最好以你?#25343;?#20041;给妈妈买一双皮鞋,也是对丈母娘孝敬。”

    我高?#35828;?#35828;:“还是老婆想得周到,咱要买一双好的,比部队发的还要漂亮。”

    雪梅挑一双五眼女装黑色皮鞋叫我看,我说:“你看?#24597;?#24847;,妈妈一定高兴。”

    雪梅?#35835;?#22235;元六角,差?#27426;?#20843;斤猪肉钱。

    我俩回?#26149;螅?#25226;年货放在桌子上,妈妈问我们:“买这么多东西,可花了不少钱?”

    雪梅用手指着皮鞋说:“花钱最多的是这个!”

    妈妈接过皮鞋看了又看,便说:“这时上?#28982;酰?#30495;正的黄牛皮。”

    雪梅冲着妈妈说:“你喜欢这双鞋嘛?”

    “我当校长是穿过不少皮鞋,可没穿这样好的皮鞋,怎么不喜欢?”

    “这是你的女婿孝敬你的。知道吗?”

    “你弟弟这个人,舍不得吃,舍不得喝,?#26376;?#22920;倒舍得。”

    我们娘仨一阵笑声,在精神上迎接春节的到来。

    我俩由于大学后奔波,晚饭后雪梅觉得头疼,一碗饭没吃就?#19978;?#20102;,我给她差洗了身子,服了两片感冒药,就睡着了。?#23548;剩?#25105;也感到很累,躺在床上看着《论语》一书,不知不觉进入乡。

    第二天早上,医院的所有人员出动,整理内务,打扫室外卫生,自然是为了迎接‘送金匾’大会的召开。

    二十六日的早饭后,我和雪梅换上新军装,妈妈也穿上新衣服,等待着进入会场。

    她老人家又打开金字匾看来看去,长五市尺,宽三尺,四个金光闪?#24651;?#22823;字,下边衬托着黄金色的珠穗,令人见?#25628;?#33457;?#26376;遙?#25105;们娘仨都喊到满意。接着,我和雪梅表演了送金匾时的要求、过程和我们站的位置。

    七点五十分,院里的汽车声、锣鼓声、鞭炮声?#24674;?#22312;一起。门外看热闹的人围得水泄不通,们的医护人员排成三行,医院几位领导站在一侧。钱局长等人一下汽车,医院领导便上去逐个握手欢迎来宾的人们热烈鼓掌!护送金匾的人——钱局长派来的人和我们一起步入大礼堂。我们娘仨和钱局长都坐在主席台上。人们预料不到的那位起死回生的产妇的丈夫,也坐在台前,兴许是他在府常客?#23637;?#32769;婆而听说今天开大会自动来的。

    参加这?#38382;?#20250;的还有国家、部队的卫生部门有关领导、专家以及部分医务工作者。

    八点半,宣布开会,副院长主持会议,老院长介绍了?#20154;?#25206;?#35828;?#20808;进经验。钱局长大讲特讲老院长高超而?#24535;说?#21307;疗医术,介绍他和老院长预定在两个月内,保证治好挣扎死亡线上的雪梅同志并恢复健康的‘军令状’,被?#28982;?#30340;那位女同志也坐在咱门的主席台上!”他用手指向雪梅说:?#20843;?#23601;是全军?#25343;?#33293;己就?#35828;?a href="http://www.sanwen8.cn/sanwen/love/" target="_blank">爱民模范!”

    到会人员热烈鼓掌欢迎雪梅同志讲话!

    雪梅很大方的说:“我的大脑创伤危及到我的生命,半年来没有吃过一粒饭,几乎没有人怀疑我能活到现在,更不要说恢复健康了。不是老院长?#25343;?#25163;回春,不是该院医护人员精心治疗,我早就瞑目与黄泉之下。”

    当人们掌声如雷的时候,一个人跑上主席台要求说几句话。他就是那位起死回生的产妇的丈夫,主持会议的副院长自然也?#40092;?#20182;,只好让他说吧。

    “大军同志,首长们:大前天下午,人们抬着我老婆的棺材从医?#22909;?#21475;过时,一位未?#24223;?#30693;的神医,人们叫他老院长,叫我们停下,说棺材里的人还没死,能够治好。我?#31508;?#26377;点不信,但又想到说书人讲过什么未?#24223;?#30693;,什么神医啦,是不是真?#22995;?#22238;事呢?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就告诉抬棺材的人停下来了,谁知那位神医用印真意扦,我老婆就好了,手一?#29275;?#23567;孩就生下来了,谁说这不是神医呢?#20811;?#33021;说这不是未?#24223;?#30693;呢!我们市民想不到共产党有神兵,?#38047;?#31070;医?”

    这位市民的讲话,逗?#20040;?#23478;哄?#20040;?#31505;,他把人民子弟兵描绘得神乎其神。

    大会发言结束后,主持人宣布赠奖仪式。第一个送匾的是钱局长赠给老院长的“手到病除,起死回生”八个金光闪?#24651;?#22823;字,长约三公尺,宽约一公尺,金匾是红漆?#31069;?#37329;漆字,黄漆边,重约十几斤。据护送金匾的人说,金匾是炮弹壳加工后焊接的。我们是排在第七名送匾的人,那位产妇的丈夫也送了?#21543;?#21307;奇术,死人复生”一面红旗。我们在雄纠纠气?#21898;?#30340;歌声中走出会场。

    首发散文网:

    《春秋恋》第二十二章的评论 (共 7 条)

    • 淡了红颜
    • 草木白雪
    • 紫色的云
    • 雪儿
    • 心静如水
    • 漫舞洛城
    • 亓方文
      亓方文 审?#36865;?#36807;并说 “几乎没有人怀疑我能活到现在?#20445;?#24212;该是“相信”吧
   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
    十一选五8号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