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csoia"><xmp id="csoia">
  • <object id="csoia"><sup id="csoia"></sup></object>
  • 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& 注册

    摇橹声声

    2018-10-17 14:07 作者:╲血樱゛琉璃乄焚欲  | 9条评论 相关文章 | 我要投稿

    “昂——得儿、昂——得儿”摇橹驶船过,橹于人手,欣欣然吱声儿,唤了一方水波,应声“哗哗”。

    昆山周庄,真正水乡。以水为母,傍水而生。水之灵以孕万物,条条交以韵江南。三千弱水,汇集河流成潺潺小河溪水,白墙黑瓦,映水照靓影宁和亭亭倩倩。

    宁以为昔,今其作景。各地游者皆来赏南风韵。吴越地阴柔,黑瓦鳞次马头墙,窗格纸糊棂镂雕。有屋檐斜斜,纸窗虽黄但不惧风,传承的一代韵律,吸引城市人寻返璞归真之?#23567;?/p>

    因此,闹也,嚣也,挤也,水泄不通。

    同父、兄嫂偕侄前往,进了门,先大道,入小道。小道窄,青石板街,人足纷踏,生生地将那青色磨得灰白。双道,?#21796;?#19968;出,中小河流,悠闲而去。

    那河间乌蓬小船,自在而行,搅一方碧水,荡一线秋波。?#21335;?#24868;愤不可“轻功水上漂”,只得“随大流”。而船里游客,好生惬意!( 文章阅读网:www.edjs.tw )

    入一步街,两侧商铺,顶仅一线,天光漏下。这道儿,够小巧,三童并排甚挤。听听,三童便挤,此时更以龟速移动。

    好在有解说可听。这一步街呐,便是商铺区,昔时,古商人过此,因房檐相靠而避雨。

    因己靠边,瞧见了红烧蹄膀,闻此为周庄特产,以肥美著称。也是,那朱红的蹄膀,在灯光下泛着近乎流油的色泽。馋,一看便是满满胶原蛋白;憾,因为人多而不敢久留,未能尝到。

    ?#32439;?#19978;拱桥,站高望远。桥栏矮,自处在桥边,移一步落水,走得胆战心惊。放眼而去,桥路曲折,尽是人头。游客推挤,熙熙攘攘。

    “昂——得儿”“昂——得儿”摇橹声声近,一艘艘乌篷船,成船队于水路,载着游客,悠哉哉地。青花布搭在船顶,摇橹人草黄帽而在其间时隐时现,恰到好处连结船与船。放眼,林立瓦屋静默着,瞧着水中青龙闲闲而过。

    那橹,打破水平镜,将一番安定传与桥上人。可以听到船中人嬉闹?#24863;Γ?#30862;了一路,全被水波活泼而含蓄地蕴含了去。

    好不容易!过桥了,好似长?#26223;?#28041;般用了好久。我开始有些厌倦了,为?#25105;?#26469;这种地头,人多!

    可能节日出行就是个错误。但很快我又释然了。我是来看水乡的,既然看见了,也不枉此行?#24688;?/p>

    似是印证?#25628;裕?#39562;歌遥遥传来。不能听清,却很好听。婉婉转转,曲曲折折,起起伏伏。愈发近了,又是那熟悉摇橹声,正迎合歌声。回首望去,丝?#26012;?#24088;间,缓缓驶来乌篷船,摇摇晃晃,轻轻巧巧。那摇橹人,瞧着年近半百,或要喊声大婶。她戴着草帽,一声青蓝褂?#27185;?#25402;精干地系在腰上,纵着橹,音儿自她而飘,嘹亮撒在水波上,浸染着似水柔情。吴语,自然听?#27426;?#20294;只要有那份美感,就罢了,足以让人沉醉江南柔韵。

    此来周庄,其实是看灯会的。一直?#27844;洌?#32047;了便去码头上,坐着等船只。不是要坐,便瞧个水道罢了。夕阳至,将黑瓦镀了琉璃色泽。素淡之水,此刻华裳披身,抱着乌篷船,推其远去。此刻摇橹带起的,?#22681;?#20142;亮的水波。

    夕阳,沉得很快。末了晚饭,天色已?#24039;?#34013;,慢渡藏蓝,迎来的皓月扯一方星辰飞升。她明亮地温柔地倾泻银光,以中秋时的热情照亮这一方土地。她不会知道这?#38210;?#26366;安眠,灯光盛会即将开启。

    少顷,灯火亮起。人?#26434;?#21435;大河主干观灯火表演,古街上不再拥挤,总算可以看看静下来的周庄水乡了。

    “昂——得儿、昂——得儿”又是它。那乌篷船摇橹声声,此时显得格外清脆。粼粼水波,是橹带起的,舞动、扭曲着两侧灯光,似游龙水中。

    跟着小船,它安安静静。船上尾灯照一方清水,墙上灯笼照一方老墙。

    哦,老墙。一路没瞧它。这墙,?#28216;?#20462;缮过。爬山虎早高上房顶,那壁厢窗格周,那一点黄晕的光,照着有些枯萎的藤。墙面,老,灰?#20284;说模?#20284;烟熏过。但见灰处形,自上而下,大概漏了雨,常年滴水而成罢。地上不见?#20132;遥?#22681;面?#31383;?#33853;得厉害,若老人的?#24120;?#26001;斑点点,露出赭红砖瓦。

    这才是江南原汁原味的水乡,伫立在那,深藏历史。没人能探索它,因为它就是它自己的历史。

    小船,经过的小阁楼,灯火通明。那河对面的小茶馆,半掩于幕,只灯笼彰显。那里,似乎在讲述着老墙的从前。

    小镇,睡着了;水,睡着了。小船,静静驶向港湾,只有那橹,不知疲倦地唱着一样的调调:

    “昂——得儿,昂——得儿……”

    江阴第一初中初一学生

    严禁复?#30130;?/p>

    首发散文网:

    摇橹声声的评论 (共 9 条)

   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
    十一选五8号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