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nav id="csoia"><xmp id="csoia">
  • <object id="csoia"><sup id="csoia"></sup></object>
  • 欢迎光临散文网 会员登陆 & 注册

    父爱如山

    2019-03-31 00:09 作者:渔歌  | 11条评论 相关文章 | 我要投稿

    父亲走了。

    父亲安详地走了,享年82,因心肺功能衰竭,离开母亲和他的六个儿子。

    父亲临终前,我们兄弟?#29238;?#37117;守在他身边,看着父亲艰难地呼吸,很心痛。父亲临终前?#29238;?#23567;时也好好的,那天上午在家里,叫上离身边最近的三哥叮嘱了百年之后事,父亲呼吸困难了,下午送到医院,晚上8点之后,父亲的心跳和呼吸就很微弱了。母亲分别给不在身边的?#29238;?#20799;子打了电话,我不愿相信,但也知道这可能?#20146;?#21518;一次见父亲了。

    朋友?#29238;?#22312;里开着车送我回家,一路上我发着?#21486;?#30524;泪一次次无声息掉下来。

    父亲出生在绵阳,家境也殷实。不过,在那个战乱的年代,也?#27426;?#19978;几天书,好在奶奶出自书香门第,也教过父亲四书五经。父亲早年跟随祖父走南闯北,再后来就跟随祖父去了峨眉山、去了开县。祖父临解放时在开县去逝,父亲就回到了祖籍安岳。解放后,父亲刚成年,便离乡背井去了阿坝州。先是在黑水县一个林场工作,后来去了马尔康龙尔甲林业局,在102场、101场、104场林业检查验收组工作。

    我出生在101林场,我的记忆也是从这里开始的……( 文章阅读网:www.edjs.tw )

    父亲很善良。

    不知道是哪一个天,傍晚天上飘起花,哥?#29238;?#25512;开门看雪,屋檐下躺着一个酒醉的藏族朋友。父亲过来看了看,便把人弄进屋,然后往铁炉子里面又加了些柴禾,守到天亮。藏族朋友叫恩波泽郎,断过一只手臂,刚从草地回来,因为下雪天冷多喝了些酒,睡倒在我家屋檐下。父亲让这位藏族朋友很感动,从此便接下了深厚友谊。恩波泽郎的家就在对面山上,这之后,他每天都会往我家送?#36893;?#22902;。后来,哥?#29238;?#27599;隔一两天就自己上山取牛奶,糌粑和酥油。在那个缺衣少食的年代,我们喝着牛奶,吃着酥油健康地成长着!

    到我读高中的时候父亲已经退休了,经常叫我请山里的同学来家里做客,有一位同学父亲也很疼,高中毕业后,这个同学也杳无音讯。前几年,父亲身体好的时候每过节还会给我聊到,我知道父亲担心她过得不好。

    父亲很勤劳。

    为了让我们哥兄六人?#21592;?#31359;暖,冬天春天父亲去深山里下套捕捉野兔、盘羊、獐子,野鸡,吃不完便腌制起来。套着的獐子有的有麝香,父亲偷偷把麝香带回老家给亲戚,换得一些日用品。

    五月,河里的冰雪消融后,父亲?#30171;?#19977;个哥哥周未上山挖虫草,现在,我自己家的酒坛里还泡着父亲当年挖的虫草。我不喝酒,但是,我喜欢看着酒坛里的虫草回忆过去,眼前会浮现父亲慈祥的身影。

    六月,大地?#27492;?#30340;时候,父亲又带哥?#29238;?#21435;挖?#23433;耍?#35760;忆中最香的要数六儿韭,?#30475;?#37117;能挖到很多,和上一点肉,包上包子,我们就快乐地吃着。

    大山里的春天来得晚,这时候山花也才盛开来,父亲养的蜜蜂也到了取蜂蜜的时候了。带上细网做的面罩,从房顶将蜜蜂箱移到屋外木板做的洗衣台上,打开蜂箱一侧的门,抽出酿满蜂蜜的蜂列,放在洗净的盆里,用刀轻轻一割,蜂蜜就流出来了,黄黄的、清清亮亮的。父亲还做了专门用来摇蜂蜜的机器,把割下来的蜂蜜放进?#23601;?#37324;,轻轻摇着,蜂蜜顺着缝?#35835;?#21040;瓶里。小时候,我最爱吃父亲蒸的馒头,因为可以蘸着蜂蜜吃,美?#37117;?#20102;。每每这时候,父亲总会说馒头就蒸一口气。后来长大一点,我才知道,父亲是希望我们兄弟不为别的,做人、做事?#27426;?#35201;争一口气。

    七月,父亲带上大哥和我去河里钓鱼,把钓来的鱼剖开洗净,从坛子里抓几块泡菜,洗洗切细,洗上一块的老姜拍碎,剥上几瓣蒜头。锅里放上一点猪油,炒香佐?#24076;?#21152;上山泉水,用柴火熬汤,出了香?#21486;?#25226;鱼倒进锅里,用细火熬上十来分钟起锅,鱼汤里加上自家地里的葱花,鱼肉很细嫩,而鱼汤鲜香爽口。

    八月,立秋前后几天,父亲会带我们去深山里捡松茸和野菌子。

    大山里的早上,虽然是天,也带着一丝凉意。早上5点过,父亲带着我们,一人一个背篓,一个书包,书包里装着木棍做的敲子和干粮,干粮是头天晚上做的馒头和包子,再带上一个泡了茶叶的铁水壶,沿着崎岖的山路出发。山路很少有人走,两旁的灌木和?#23433;?#20960;乎把路遮盖,手拿一根长棍不停地敲打,露水还?#21069;?#25105;们的?#36335;?#28287;透了。也不担心,六点过,走到山腰的时候,太阳出来了。有时候太阳、雾和我们会组成一幅奇特的画面,我们的身影会倒映在太阳照射在雾的佛光里,我想,那是父亲对我们的祝福。

    打湿的?#36335;?#24456;快就被太阳晒干,我们也来了一片一望无际的青杠林里了,松茸的香味早就在森林中弥漫开来。稍稍休息,父亲就会让我们横着一?#29275;?#20174;青杠林最下面慢慢往上寻找松茸。有的松茸是前几天长出来的,已经盛开,像?#35805;?#20254;,很容易被看到,有的还刚出了个头,把地上的树叶高高的掀起,拔开树叶就能看到鼓着包的松茸,?#20204;?#23376;在松?#25417;?#19979;用力插下去,轻轻一敲,松茸就全部露出来,石?#37326;?#30340;脚就是松茸最鲜明的特征了。有时候就一?#29275;?#26377;时候会是一团。

    中午,我们会在山顶的草地上休息,吃着干粮,喝着水,看着收获的松茸,聊着天,很兴奋。这时候,父亲会指着群山告诉我们,他曾经走过的山山水水,也会凝视远方,告诉我们,山的那头是故乡,山的另一头是美丽?#34987;?#30340;都?#23567;?#29031;例,父亲又会叫我们好好读书,将来到?#34987;?#30340;都市去生活。听到父亲诉说着生活的艰辛,想着都市的?#34987;?#25105;也暗?#24895;?#35785;自己,要努力学习,不要再让父亲坚毅的目光中有酸楚。

    吃过午饭,翻过一片火烧林,顺着青杠林下山,一路采着松茸,也踏上了归途。?#29238;?#32972;篓经常都是满满的。父亲很会把握?#28903;?#26102;机,因此,也不曾空手而归。到家的时候,腿脚都酸痛了,耳朵也听不见了。母亲会把松茸和野菌子分开,选上几朵好的松茸,洗干净,切成片用腊肉炒了,有时候还会炖着鸡,等我们回去,洗上几朵松茸放汤里炖,香飘四溢。母亲照样还会按父亲的意思,把采来的松茸?#20013;?#32473;邻居。

    九月,自家地里种的蔬菜瓜果都熟了,我们吃着,笑着,过着中秋

    后来,父亲退休了。我和五弟还在读大学,六弟在读初中。为了供我们读书,父亲在成都春熙路享得利租了一平米大小的柜台做起了小生意,退休了也不曾好好歇息,含辛茹苦地养育着我们。

    父亲很?#22330;?/p>

    从小离乡背井的父亲,吃透了生活的艰辛。爷爷很早就离世了,奶奶在老家艰难的生活着。那时候,父亲每年都要徒步翻过大藏寺、卡子山,想方设法到马尔康坐车回家看奶奶,后来通了汽车便把奶奶接到了山里和我们一起生活。生活虽然清苦,但是很幸福。奶奶走了以后,幺叔和幺姑相继来到山里和我们一起生活。父亲带着他们上山采药,带着他们上山采木耳,换了钱支撑他们的生活。

    父亲很和蔼。

    记忆中父亲和母亲从来没有过争执、吵闹。对我们六弟兄也少有打骂。我还没上小学,一次和五弟在外面耍,我用弯刀砍柴,弯刀被卡在?#23601;?#37324;面,五弟伸过头来看,正巧我使劲一提把刀提出来,刀背的棱角打在五弟眼眉,顿时鲜血流了出来。五弟提着东西追着我打,我扔下刀就跑,他一直追,我一直跑,从河口跑到了林业局父亲朋友家里。父亲一下没见到我们俩,便骑着自行车四处找,傍晚,才在朋友家里找到我们俩,只是骂了我们。长大一点,我会偷?#30340;?#29238;亲做的鱼杆下河钓鱼,?#30475;?#22238;家?#36335;?#35044;子都会被河水湿透,父亲也不曾打我,只是狠狠的骂。我们是在父母宽容的责骂声中长大的。

    父亲很睿智。

    我们兄弟六人,大都是考学校参加工作的。

    从我懂事,父亲?#30171;?#26469;没有打骂过我。但是,每天都会在煤油灯下辅导我读书写字。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父亲不知在什么地方买回一本《小学生应用题集》,要我每天坚持做自?#21644;?道题,从这本书里,我知道了行程问题、植树问题、工程问题……,也是这本书让我喜欢上了数学,小学三年级结束,我就学完了整个小学数学。从初中到高中,我数学也没落下,后来我选择了数学系。

    那时候,父亲从?#27426;?#30340;生活费时订阅了《收获》、《小说月报》和我们读书需要的《数理化月刊》。从这些书里我知道了张贤亮、?#21046;?#20985;、柯云路、路遥,从这些书里我读到了《人生》、《平凡的世界》、《河的子孙》、?#25238;?#26376;杏》……这些影响我一生的作品。父亲就是这样,让我?#20146;?#24049;懂得去学习,自己学会生活,自己学会寻找生活的出路。父亲的言行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和我们一家。父亲不刻意要求我?#20146;?#20160;么,怎么做,只是在我们困惑或混沌的时候引导我们。

    工作了,父亲每每也是教育我做人的道理,教育我做一个正直的人,善良的人,进取的人。也正是父亲从小教育培养我自学的能力,让我才养成了自学的习惯。工作后,面对每一份新的工作,我都会总会先学习再工作。

    父亲很诚?#25671;?/p>

    父亲的人缘关系很好。1978年调到104河口后,我已开始上小学了。每天晚上邻居十余个人都会到我家来聊天、打牌、喝茶,有的时候会到很晚很晚,我不知道他们聊什么,总是会听见他们开怀大笑,?#24247;?#36825;时候,母亲总会给他们泡着父亲自己也舍不得喝?#33021;岳?#33457;茶的杯里续上水,拿出自家地里种的向日葵花?#26657;?#36824;要在大铁炉子里添上柴禾。我想,应该是父亲的真?#21916;?#35753;这一群邻居成了真正的朋友吧,我也是这时候学会了喝茶。

    父亲很敬业。

    我记事的时候,父亲在104河口工作,从事林业检查验收工作。每天,从林场用?#36947;?#19979;来的木材需要验收方量。父亲走后,我们还从他留下来的证件中找到一本《微型原木材积累积表》,印刷日期是1981年,时隔近40年,这份材料依然保存完好,只是封面泛着黄。那时候父亲一天要负责用米尺测量每一根木材,记录在表册上,晚上要?#26434;?#32047;积表逐一查?#20197;?#26408;的有效方量,最后还要合计当天的总量。父亲从来没有落下一天的工作。有时候要查一两个小时的累积表,再合计,再?#26149;耍?#32463;常是邻居聊完天父亲还要在油灯下加班工作。后来,有了电灯,我们也长大了,可以帮父亲查数据,但是还得要父亲自己合计。父亲打得一手好算盘,可以两把算盘同时开打,等我们读完数据,合计也就出来了,很少出错。?#26434;?#26408;材等级的?#38553;ǎ?#29238;亲也独具慧眼,时间久了,很多木材父亲可以凭眼睛看就能判定原?#22659;?#30701;、直径大小,几乎不差分毫。父亲一生从事的工作很单一,也很平凡,很简单,但是父亲总一丝不?#21486;?#24577;度总是严谨,从来没有出过差错。工作后,父亲总是教育我要谦虚谨慎,总是教育我工作要一丝不?#21486;?#24635;是教育我要为人正直踏实,总是教育我要清清?#35013;?#20570;人……

    这一切历历在目,如在昨天。

    父亲没能给我讲什么大道理,也没有什么家风、家训。父亲只是用他羸弱的肩膀支撑着这个大家,在困苦的时候,父亲没有退缩,而是用他布满老茧的大手给我们遮?#25105;?#38718;。在我们成长过程中,父亲总是用他的光明磊落照亮我们的行程……我们从来没给予父亲什么,而父亲给予我们的总是满满的爱和无限的情?#22330;?/p>

    父爱如山!

    父亲走了,我们含泪送别父亲,只愿天堂没有苦痛。

    父亲,您的一生是为儿女们操劳的一生。

    人间?#27597;?#29980;有十分您只尝了三分,生活的苦涩有三分,您?#38383;?#20102;十分。父亲,泪水止不住流下,模糊着我们的双眼,跪在您面前给您送别的儿女怎能甘心啊……?

    ,我们多想再陪着您,一直陪着您!

    爸,我们多想您再领着孩子?#20146;?#19968;程,再走一程啊……

    起身拈香,泪水却总也止不住啊,您伟岸的身影浮现……

    2019年3月11日,我们会永远?#20146;?#36825;一天。

    爸,您走好,您走好……

    首发散文网:

    父爱如山的评论 (共 11 条)

    分享到微博请遵守国家法律
    十一选五8号开奖